时隔25年,我还是忘不了那个男人!

作者|不一

 

最近关于《霸王别姬》的一组手稿图刷爆朋友圈:

 

程蝶衣家

 
袁四爷家

 

看着这些熟悉的场景图,关于《霸王别姬》的回忆顷刻间全部涌了上来。

 

祖师爷家的院子

 

梨园戏台

 

《霸王别姬》上映25年了。

 

25年前,中国最好的电影是《霸王别姬》,但当时所有人都没想到,25年后,中国最好的电影还是《霸王别姬》。

 

豆瓣电影Top250排名第二,评分高达9.5分。(70多万人参与评价)

 

 

1993年,它亮相第46届戛纳国际电影节,获得最高奖项金棕榈。直到今天,这仍然是华语电影唯一一次在戛纳称雄。

 

没有所谓的蹭红毯,没有浮夸噱头的表演,带着足够的实力和底气,接受来自世界的瞩目。

 

 

《霸王别姬》上映之后,国际媒体评价它是中国的《乱世佳人》:“这部电影虽然长达3小时,却无1分钟的累赘......体现了电影技术及美学处理上的精湛技巧,将电影艺术的妙处发挥到了极致”

 

2005年《霸王别姬》入选美国《时代周刊》评出的“全球史上百部最佳电影”。

 

 

有人在网上询问:

为何我们再也拍不出《霸王别姬》?

 

电影里有这样一个场景,段小楼对程蝶衣说:“蝶衣,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呀!”我想这可能也是回答这个问题最好的答案,这就是部“不疯魔不成活”的电影。

 

 

编剧芦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那时我们爱电影,根本不考虑退路。”

 

现在这个时代的孩子们,做电影没我们那时的狂热,没有我们那股“狠”劲儿了。那时我们在美国电影周看到好电影,真是狂热,看了多少遍也还是去看,第一遍是看剧情,第二遍第三遍就是看表演、拍摄手法、导演风格、影像风格等,把这些都吃透了,基本功就有了。

 

为了撰写《霸王别姬》的剧本,芦苇一遍遍看老舍的话剧,一遍遍揣摩京味儿台词,读了无数京派小说,就为了感受北京人是怎么说话的。

 

 

导演陈凯歌每场戏开始前都要开会,讲清楚每个演员怎么演,每个细节每个走位都追究到极致,甚至“转头的幅度转到多少度都要讲好,一个镜头可以重复拍上四个小时”。

 

 

当现在很多演员因为手破了,摔伤了,冬天泡在水里...就迫不及待po在网上,赢得赞誉时;当稍微有点危险的戏份就迫不及待要用替身时;当用1234567代替台词时.....《霸王别姬》却向我们展示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演员。

 

张丰毅饰演的段小楼被师傅打的那一段,为了真实,他是脱了裤子结结实实挨了一顿板子。

 

 

板子打下来,疼得脸也变了声也颤了,站都站不稳,还出了血,贴了绷带,张丰毅却一直再说:“没事儿,没事儿……”

 

 

不仅是张丰毅,里面的小演员打也是真打。

 

那场小豆子抽自己耳光的戏,演员尹治实实在在抽了自己19个耳光,“我爸我妈打我也没我自己打得这么狠”,打完之后导演都哭了。

 

 

 

菊仙被纨绔逼得跳楼时,近3米高的台子,巩俐灌了自己几口酒,一咬牙直接跳了下去,没有半分退缩。

 

 

 

还有那场蝶衣戒毒的戏份,第一次拍完陈凯歌就说可以了,但张国荣自己不满意,觉得还可以更好,又连续拍了几次。

 

最后砸玻璃砸得太狠,把手指削去一块肉,别人都很紧张,他却笑了:没关系,这一回终于拍好了

 

 

剧中最疯魔的,莫过于饰演程蝶衣的张国荣。

 

陈凯歌回忆和张国荣第一次见面时,那个时候张国荣刚凭《阿飞正传》拿下了金像奖影帝,和陈凯歌见面时却无比谦虚,听着陈凯歌讲了两个半小时的剧本,说了一句:“我就是那程蝶衣”

 

 

在香港长大的张国荣当时连国语都说不流利,对京剧更是知之甚少,为了演活程蝶衣,在《霸王别姬》开拍前,他提前到北京生活了6个月,专心学戏。

 

刚到达北京,没顾得上休息,就让助手买了花,让陈凯歌带他去香山拜祭梅兰芳。

 

 

张国荣在梅兰芳墓前

 

电影拍完后,张国荣又去了墓前拜祭

 

跟着京剧艺术家张曼玲学戏

 

 

在学戏的那段时间里,张国荣每天上午都会到北影厂练四个小时,回酒店还接着练。就连大家一起吃饭,他都在想着动作,张曼玲第一次去片场,就看见发烧到满脸通红的张国荣还在练习压腿。

 

“一切一切,都只为演好戏中人,戏中情。”

 

看张国荣在剧组的状态,哪像一个香港的大明星,活脱脱一个京城梨园名角。演员在骨不再皮,说得便是如此吧。

 

 

陈凯歌回忆道:“一开机,张国荣就是做到头了,简直人戏不分啊!”

 

他演《贵妇醉酒》,有一个舒广袖的旋舞卧鱼动作,难度极高,陈凯歌本来请了两个替身,但张国荣却摇头拒绝,整天整天的练,最终一气呵成完成了那惊艳的一出戏。

 

 

要拍他脱去戏服,穿中山装走路的一幕,本来就是走的一个简单动作,但他却突然停住,提起脚轻轻地抖了抖,再往前走。陈凯歌才注意到地上有很多煤砟子,这个简单自然的动作,却将程蝶衣的洁癖展露无疑。

 

“就这样微小的一个细节,传神地表现出了程蝶衣这个人的洁癖,这人眼里容不得沙子。也更表现出了那个时代什么叫做“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”

——陈凯歌

 

 

本·金斯利感慨:张国荣在《霸王别姬》里的演出让人见识到什么是完美表演。

 

老戏骨许还山说过这样一句话:

电影表演艺术,是一门需要艰苦学习,不断实践,不断探索,不断思考的艺术。它绝不是一个靠长相好,靠天赋好,而能够一跃成为影坛明星的捷径。

 

电影中不止是主角,每个配角都真正将角色的性格琢磨透了,每个细节看到的都是用心。

 

 

蒋雯丽饰演的妓女艳红,出场不过短短几分钟却堪称经典,每个动作表情神态都是有血有肉的。

 

葛优饰演的袁四爷,无论是初见蝶衣的恍惚,还是被押赴刑场时的四方步,将一个戏痴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 

花满楼里的彩凤,一句“凤凰当然栖高枝”,醋意媚态显露无疑。

 

进剧组的每个人,都想着将这个故事更完美地呈现出来,而不像现在大家都想着往前冲,都想着轻松省事赚大钱。

 

《霸王别姬》里小癞子逃出戏班,看到戏台上一出《霸王别姬》赢得满堂合唱,喃喃道:“他们怎么成的角啊,得挨多少打啊?得挨多少打啊?”

 

为什么后来的国产电影总是受到诟病,无非是不愿意“挨打”了,自然也“成不了角儿了”,这是自个儿不愿意成全自个儿

 

 

电影上映后,美国《时代周刊》评价:《霸王别姬》是中国20世纪90年代最好的一部影片,是一部感人至深的史诗作品。

 

“曾经以为《霸王别姬》是中国电影最好时代的序幕,只是没想到那竟是个尾声。”

 

 

“说的是一辈子,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点一个时辰,都不算一辈子。”

 

多少人又能真正懂得这句话的意义。

热门文章推荐

目前100000+人已关注加入我们
95.6%的用户看完本文后,还关注了以下精彩公众号

每日精选的诗歌、美文!

每天伴你一起学习读书。

初中学生的学习助手。

分享高中学习知识点滴。

最为你动擎的汽车新媒体。

阅读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