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毒死老婆,是因为我太爱她。”

 

我没法撇开人性,

也不想给这个已残缺重伤的家庭

补上一记重拳。

 

 

01

2017年8月28日上午,躺在床上的她,挣扎着爬起来,端起了床边的杯子。

看着杯子里浑浊的水,她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然后,一口一口喝下去,直到见底。

她知道,杯子里装的,是浸泡了大量老鼠药的水。

在她的床前,分别围着三个人:她的女儿,女婿,以及,她的老公。

他们就那样看着她,喝下了那杯含有剧毒的水。

 

02

事情要追溯到四五年前,一向身体虚弱的她,被医院确诊为“系统性红斑狼疮”,从此之后,她只能靠激素类药物来维持。

祸不单行,刚查出这个病不久,她又被相继查出患有脑梗、类风湿关节炎等病症。

从此以后,这些病症无时无刻都在折磨着她。

她一开始,是很留恋这个人间的,即使身体再痛也无所谓。

因为她的家人很爱她,只要她活着,就是希望。

他们倾尽所有,花了十多万来医治她;他们花了所有的时间来照顾她、安慰她。

只可惜,她的病却始终不见好转,甚至还出现了头脑迷糊,半身不遂,大小便失禁等症状。

为了全心全意照顾她,女儿索性辞掉了工作,而他的女婿,也推掉了很多工作,和女儿一起照顾她。

他们轮流给她喂饭喂水、端屎端尿,毫无怨言。

她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。

很快,压垮她求生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,来了。

 

03

2017年6月,她不小心从床上摔下来,把左腿摔断了。

从此以后,因为没法活动,她的身体状况愈发恶劣,最后发展到了大小便失禁的状态。

除此之外,她的疼痛也越发强烈,全身上下都像被蚂蚁噬咬般难受。

每个深夜,当别人安睡时,她忍受着疼痛;

每个深夜,当别人安睡时,她却泡在屎尿堆里。

更重要的是,当她看到家人为了她整夜不能睡,顶着疲惫的身体轮流伺候她时,她心如刀割。

身体和心理的双重煎熬,令她最终想放弃自己的生命。

她求家人,我坚持不住了,你们让我解脱吧。

家人明白她的意思,可他们舍不得她,坚决拒绝了她。

她看着她的家,为了治疗她,已经一贫如洗;

她看着她的家人,为了照顾她,都已疲惫不堪;

她不想再承受疼痛,也不想再连累他们。


04

那天,她又开始求家人,她求了很久,她的家人终于开始动摇。

特别是她的老公,看着这个和自己恩爱了多年的妻子,看着这个才40多岁的女人,已经被病魔折磨得不成人形时。

他心如刀割,他不知道这样的折磨和痛苦还要伴随她多少年,他也动摇了。

2017年8月28日那天,经不住她苦苦哀求的女婿,在征得了大家的一致同意之后,给她买回了老鼠药。

然后,就出现了文章开头那一幕。

当她把老鼠药一饮而尽的时候,其他三人哭成了一片。

亲眼看着自己最爱的人离去,是一种多么大的痛苦?可是,他们却无能为力。

最后,他们把她带出去,最后看了一眼这个世界。

然后,看着她慢慢失去呼吸。

 

05

她终于解脱了,可是,法律没有放过她的亲人。

6月1日,她的三个亲人,因故意杀人罪被法院判刑。

老公和女婿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五年;

女儿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有期徒刑二年,缓刑三年。

判刑的理由:他们在明知对方食用老鼠药会致人死亡的情况下,仍然购买老鼠药并递给对方喝,不阻止,不救治,放任不管,最终导致对方死亡,其本质上属于非法剥夺了对方的生命,故构成了故意杀人罪。

既然是故意杀人罪,那为什么又会判得这么轻呢?

因为,法不容情,但情有可原。

据说,在审理这个案件的时候,在叙述整个过程的时候,她的家人哭得泣不成声,而法庭的陪审员,也几度落泪。

就连庭长也说:“家属的回忆字字泣血,邻居们的述说催人泪下。我没法撇开人性,也不想给这个已残缺重伤的家庭补上一记重拳

 

06

这是一个真实的案件,这个月初才判决下来。

对于文中的案件,我很感恩这个判决。

这个判决,既威慑钻法律空子的人,又不缺人的本性。

这个缓刑,对这个家庭来说,是最好的救济。

但这个案件,也再一次将“安乐死”这个话题,重新带上了热议。

很多人都在说:人为什么不可以有放弃自己生命的权利?如果我是病人病得这么痛苦,我也会想死。

这种想法我很能理解。

还记得,有次我去重症病房看一个亲戚时,里面有个病人一直在嚎叫,他的家人守在旁边手足无措。

后来医生过来,他跪在地上求医生给他打止痛针,医生很无奈,说,你已经打了太多次,太过量了,这样会进一步摧毁你的身体的。

病人绝望地吼了一句:那让我死吧,让我死吧!反正我们也治不起了!

说真的,那一幕在现在想起来,都让我觉得触目惊心。

高昂的医疗费,治愈无望的疾病,难以承受的疼痛,不愿拖累家人的痛苦,是我们永远无法感受到的。

所以,他们觉得,与其这么痛苦的活着,还不如安乐地选择死亡!

但是,你真的赞成国家推行“安乐死”吗?

说真的,对于“安乐死”政策,我还是持保留意见的。

在情理上,我能理解;但在法律上,有太多漏洞。


07

对于在病痛中绝望的个体而言,安乐死确实有必要;

但对于我们整个社会来说,安乐死没法合法化。

因为这种死法,对好人来说,可能是解脱;但对别有用心的人来说,可能是一个开脱罪证的好手段。

我们有没有想过?如果“安乐死”一旦大范围推行,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会怎样?

如果有的病患确实想活,只是照顾他的人不想花钱且想他死,于是伪造成安乐死,这个该怎么评判?

哪怕安乐死的程序需要当事人签字,需要很多繁琐的步骤,但谁又能保证,当事人不是被威逼利诱或伪造证据?万一出现了冤死的,谁来负责?

荷兰是一个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,但在安乐死的案例中,有很多并非出于自愿,而是由医生和家属配合,背着病人作出了对其实施安乐死的决定。

并且,这种“非自愿安乐死”的比例,居然高达41%。(《环球时报》2002年02月11日第六版《荷兰老人出国躲避安乐死》)

安乐死,真的是个让人矛盾的话题。

那些被病痛折磨,又不想拖累家人的人,他们真的该怎么办呢?

我觉得根本解决措施,就是从医疗保障入手,只有医疗保障制度完善了,就不会出现很多家庭一人得病,全家瘫痪的局面。

只要觉得没有对家人有拖累,不用看到家人痛苦,我相信,很多病患都愿意活下去。

可是,肉体上的痛苦,我们又确实无能为力。

所以,是否支持安乐死,我的态度只能是:

我支持安乐死,但不支持将其合法化。

你们呢?

 

柚子妈:作家,婚姻家庭情感专家。代表作:《对不起,我不想为你生二胎,有本事你去告我!?》《和老婆讲道理的男人,智商都有问题》。个人公众号:遇见柚子妈(ID:kimbaoma)。

热门文章推荐

目前100000+人已关注加入我们
95.6%的用户看完本文后,还关注了以下精彩公众号

每日精选的诗歌、美文!

每天伴你一起学习读书。

初中学生的学习助手。

分享高中学习知识点滴。

最为你动擎的汽车新媒体。

阅读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