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有权利对他说“不”

全世界只有不到4 %的人关注了胡辛束

你真是个特别的人


我经常在午夜睡不着的时候,审视自己的性格缺陷和漏洞。

大概是在年初,我通过一件事的反思,深知了自己“不爱拒绝人”的毛病多耽误事儿。遇到某些请求要么就硬着头皮揽下来,要么干脆就置之不理,算什么刚正不阿的女子。

说来惭愧,朋友总说我“你看着挺刚的人,咋老不好意思拒绝别人呢。”起初我把自己的这毛病归结为“尴尬恐惧症”:脸皮儿太薄,一旦拒绝比对方还尴尬。


其实就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了,顾忌得贼多,想的又是些没啥大用的。再往深里讲,还是对自个儿不够自信。


“拒绝他会不会不好啊?”

“他会因为这事怎么看我?”

“我们还能当成朋友不?”

再转念一想,他怎么不考虑考虑这件事我难不难办?如果只是因为没考虑到,的确又给我增加了负担,那我干嘛不告诉他?如果考虑到了还提出这样的要求,那我干嘛还把他当朋友。

想明白了这一点,整个人就轻松多了。于是我今年比往常更“横”了一些,尝试着拒绝那些我本来不太想接触的人及不愿做的事儿。效果不错,开心指数直线上升,可喜可贺。


说实话,这些年我看过身边太多人深受“不懂拒绝”的苦了。

大学最好的姐妹是学广告设计的,广告设计大家都知道的,在外人看来设计个logo、画一张海报对他们来说就跟普通人炒盘儿菜一样简单,打两局游戏的时间就搞定了。于是她身边熟的不熟的朋友们,找她做图跟老太太排队领免费鸡蛋那样理所当然。

刚开始,她纯当好心帮忙,顺便还能练练手,就一个个答应了下来。也是因为活儿好还不要钱,连“朋友的朋友“都慕名加她微信,前来要求设计logo。



我们都劝她说,咋还能这么占便宜?你得收钱了。她就老觉得“我以前都不要钱,就从这个人开始收钱,他得感觉多奇怪啊。”

那位“朋友的朋友”贯彻落实高标准严要求,让她改了一遍又一遍。把“等做好了请你吃饭”挂在嘴边儿,钱的事儿只字不提。来来回回改了7、8遍她终于受不了了,去问介绍事儿逼来的朋友,反倒被人怼了一句:

“多好的机会让你练手,还不是为你好?”

“我这就教你做人,也不是为你好??”


另一位朋友小杨更惨,她平时自己一个人住一个两居室,因为空一间卧室,出去玩儿得晚如果其他朋友住得远,都会热情邀请他们去自己家里住。每次出差她还总会带回来一些没拆封的一次性牙刷、拖鞋囤着,方便招待朋友。

之前她出去玩儿认识了个新朋友,俩人经常一起出去喝酒。有次也是玩儿的挺晚,小杨照例邀请新朋友去她家住一晚。

仅一次的好心眼儿,对方就一发不可收拾了,干脆要来了小杨家的房门密码。把小杨家当作旅馆一样,就算二人不是一起出没,只要她喝多了便过去借宿,醒酒后拍拍屁股走人。小杨时常在次日闻着满屋子烟和酒精发酵混杂在一起的臭味,反思自己是造了什么孽。


不光如此,这位姐妹甚至还带男朋友去小杨家过夜。每次她发微信给小杨说“我晚上带那谁一起过去哦”,小杨都在对话框打下“不太方便吧”,又一个一个字删掉,回一句:好啊,然后自己躲在被窝里生闷气。

某次周五她喝到两点又去了小杨家,小杨已经睡着了,第二天还临时加班一早就出了门。中午她睡醒了打电话问给小杨:“你去哪儿啦?咱们经常吃的那家面帮我点一份儿吧。”

“她把我家当旅馆也就算了,还把我当成她保姆了?”小杨在我面前啃着半根儿鸭舌咬牙切齿地吐槽。

现在小杨长记性了,跟这种酒肉朋友断了联系,还把家里的密码也换了。你看,有时候人非等到被触动到了底线,才想起来为啥当初不早点说“不”。



判断人在社会关系中的心理成熟度,其中第一个标准就是:能否自如地对别人说“不”。


小时候总是觉得拒绝别人很残忍,其实不懂拒绝对自己才更残忍。


无用无效的社交不用硬着头皮参加,没必要的饭局也可以学会拒绝。碰见困难的要求也别勉强,别硬撑,跟老俗话说的那样“成全别人,委屈自己”,就没意思了。

你得知道,你自己的感受,比别人的需求和感受更重要。

要学会拒绝,才能活的不纠结。(单押)

下次再有人提出你根本不想做的事儿,答应我,请大胆对他说不。


图/ 网络

文 / 小歪


你可能还想看



  • 你终于回我微信了

  • 把这几张图片发给他 看他会说什么

  • 长大后,你丢过哪些无法替代的东西?

  • 从来没有人追过你

  • 春娇救不了志明,金城武也不会喜欢你

  • 请回答1988 | 我不想一生谨慎却丢了你。



赏饭请联系邮箱

money@xinliyoushu.com

想我可以来微博@胡辛束找我

热门文章推荐

目前100000+人已关注加入我们
95.6%的用户看完本文后,还关注了以下精彩公众号

每日精选的诗歌、美文!

每天伴你一起学习读书。

初中学生的学习助手。

分享高中学习知识点滴。

最为你动擎的汽车新媒体。
阅读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