裸奔、画春宫图,作弊被终身禁考:大明王朝少了一个状元,却多了一个才子


阅读拾遗

带你拾取,遗失的美好

来源:国馆(ID:guoguan5000)


“谁敢比我惨?!”——《唐伯虎点秋香》


01


明朝弘治十一年秋,六朝金粉的南京城,忽然变得异乎寻常的喧闹。

三年一度的乡试,马上就要举行,南直隶各地的苦读士子,纷纷涌入南京赶考。

这当中,就有来自苏州,人称“吴中四大才子”之一的唐伯虎。

南京城里有个妓女,会附庸风雅做点诗,平常也喜欢和文士结交,得了个“诗妓”的名号。

听说唐伯虎来到南京,仰慕他诗画双全、风流俊俏,她想和唐伯虎结识,可惜一直没有机会。



这天她正一身锦绣,打扮入时,倚靠在秦淮画舫的栏杆前,望见一个身穿破衣、缩头缩脑的贫寒士子,正从河岸边走过,忍不住轻蔑地笑了笑。

那贫寒士子看见她笑自己,当即对她扬了扬手,出口道:“倚楼何事笑嘻嘻?”

诗妓果然有点文采,脱口而出:“笑你寒儒穿布衣。”

士子续道:“锦绣空包驴马骨,那人骑过这人骑。”

吟罢哈哈大笑而去,留下诗妓脸上红一阵、青一阵,羞怒交集,半晌动弹不得。

但其实这个士子并不算贫寒,只是刻意打扮成寒酸样,想戏耍一下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庸俗妓女。也正如你所料,这个行事乖张疯癫的士子,不是别人,就是唐伯虎。



02

人不癫狂枉少年

一提起唐伯虎,可能很多人想到的,是周星驰的《唐伯虎点秋香》。在电影里面,唐伯虎出身豪富、文武双全,还有八位娇妻,可谓享尽齐人之福。

然而真实历史中的唐伯虎,命硬克死一大家子,卷入科场舞弊冤案被终生禁考,老婆看他没前途就赶紧跟人跑了,人生怎一个惨字了得!

当然,他的少年时代倒很顺风顺水。

唐伯虎,因出生在庚寅年,属虎,故名唐寅,字伯虎,后改子畏。唐家世居苏州,开了个小酒馆,算不上大富大贵,也算是中等人家的生活水准。

唐家祖上没出过读书人,唐伯虎老爸唐广德,虽然读书不多,但对他却寄予厚望,希望他能走科举之路,读书当官、光宗耀祖。

唐广德让伯虎跟大画家沈周学画,请最好的举业师傅教他学八股文,还掏腰包买了一大堆书籍,相当于给他建了一座私家图书馆。

唐伯虎天资聪颖,果然不负所望,15岁那年,以第一名成绩考上秀才,进入苏州府学深造。



唐伯虎少年得志,自负才气,难免变得癫狂不羁,和祝枝山、张灵等一帮“狐朋狗友”厮混,经常出入市井,还成为青楼常客。

三个人还曾经一时兴起,在大雪天扮成乞丐,敲着竹板唱着丐帮帮歌《莲花落》,沿路到处向人讨钱,讨到几个铜板就赶紧去买酒。

然后拿着酒到野外破庙前,生起篝火,一边欣赏雪景,一边围坐篝火旁痛饮,还高声大呼:“今天这种快活日子,李白这位大酒仙肯定都没过过!痛快!”

最夸张的是,唐伯虎和张灵两人还发神经病,光天化日之下把衣服脱光光,站在府学门口的浅水池里裸体嬉戏,把道学先生们气得歪鼻子瞪眼,差点没把唐伯虎开除。

唐伯虎有诗云:“别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。”癫狂是古代才子的专利,是他们对俗世温柔的反抗。

少年时的唐伯虎,恃才傲物,玩世不恭,只有他才有疯癫的底气。



03

时乖命蹇可堪怜

唐伯虎经常在画作上落款“白虎”,但他可能忘了,星命书上说,白虎星为凶星,遇之必有灾祸。唐伯虎的好运,在他24岁那年结束。

那一年,他父亲唐广德死了;没多久,已经出嫁的妹妹,在婆家被虐待,郁郁而死;紧接着,他母亲也因病去世;唐伯虎眼泪还没抹干净,老婆徐氏又难产而死。

或许真是唐伯虎命硬,几乎在一年之中把一大家子都克死了,只剩个弟弟在一边瑟瑟发抖。

最要命的是,早年唐伯虎读书游乐的花销,全是他老爹起早贪黑挣出来的,现在家里酒店的生意,唐伯虎又不大会打理,家里经济条件一下子拮据起来。

摆在唐伯虎面前的,只有一条改变命运的路:考科举、当大官!



唐伯虎收敛了少年时顽劣癫狂的心性,开始了寒窗苦读、积极备考的岁月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28岁那年,唐伯虎在乡试中获第一名解元。第二年,他踌躇满志,和富二代徐经一同赶赴京师参加会试。

到了京城,徐经打通关系,两人拜访了出题人兼考官程敏政。程敏政早听说过唐伯虎的大名,

竟然不避嫌疑接待了两人,还好茶好酒招待,聊得很投机。

结果当年的题目出得特别难,偏偏程敏政在阅卷的时候,看到两份很不错的卷子,一拍大腿:“这肯定是唐伯虎的!只有唐伯虎才能写得出来这么好的文章!”

言者无心听者有意,很快,就有人报告皇帝,指控程敏政把试题泄露给了唐徐两人。这下可好,皇帝龙颜大怒,立即派锦衣卫把两人抓起来。

在诏狱里两人受尽皮肉之苦,徐经被屈打成招,供认向程敏政买过考题。于是乎,程敏政被强制退休,唐伯虎、徐经被革去功名,并且终生禁考。

唐伯虎的一生梦想化为泡影。

唐伯虎在诏狱里待了整整四个月,风流才子那种意气风发的劲头,已经被酷刑消磨殆尽。他落魄回到苏州老家,迎接他的没有锣鼓喧天、鞭炮齐鸣,而是朋友的冷落、乡亲的白眼。

他的续弦妻子,眼见他没了前途,也和他闹离婚,跟人跑了。

在给好友文徵明的信里,唐伯虎叹息:“连过去豢养的看家狗,也不认识我了,在门口对着我,做出要咬我的样子。”

这是唐伯虎人生中最消沉的岁月。

大明帝国少了一个状元,中国历史上却多了一个才子。这是唐伯虎个人的不幸,却是中国文化的大幸。


04

乞命避祸佯狂癫


唐伯虎回到苏州以后,怕自己的霉运连累了弟弟,干脆和弟弟分了家,让他接手家中酒店,而唐伯虎搬出来另筑桃花庵。

唐伯虎不会耕田、不会经商,生活越过越落魄,主要靠典当祖产为生,最惨的时候,甚至去野外采桑葚来充饥。

加上唐伯虎又娶了第三任妻子,还生了个女儿,家庭开销的负担越来越大,不得已只好去卖画。

但那年头,苏州厉害画家也不少,唐伯虎的画在市场上售价时高时低,也曾“无人来买扇头诗”,日子过得很是艰辛。

他琢磨来琢磨去,发现老百姓对雅的东西不感兴趣,为了生计,只好向现实妥协,以风尘女子做模特,画了一大堆春宫画,据说画得栩栩如生、俗而不淫。

但唐伯虎虽然无意仕途,依然有怀才不遇之感。他曾写诗述志:“莫道英雄今没有,谁人看在眼睛中!”

44岁那年,一个机会来了。



宁王朱宸濠派人找到唐伯虎,邀请他去南昌当幕僚。唐伯虎大感激动,二话没说,收拾好细软就跟了去。

结果在南昌待了一段时间,发现宁王在四处招兵买马,意图发动叛乱、夺取皇位。跟从逆党,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,吓得唐伯虎赶紧想办法脱身。

但他又不敢直接告辞,怕宁王猜疑先杀他灭口,只好每天喝得醉醺醺的,到处去烟花柳巷胡闹;遇到王府的丫鬟,还疯疯癫癫去调笑,说很多猥亵下流的话,一会大哭、一会大笑,活脱脱一个精神病人。

有一回王府妃嫔坐轿出门,唐伯虎竟然裸奔到跟前,对着轿子撒尿。宁王真以为唐伯虎疯了,实在受不了,赶紧打发他滚蛋。

多年以后,宁王之乱被平定,朝廷在查封宁王府时,在唐伯虎住过的宾馆墙上,看到了他当年的题诗:

“碧桃花树下,大脚黑婆娘。

未说铜钱起,先铺芦席床。

三杯浑白酒,几句话衷肠。

何时归故里,和她笑一场。”

也许正是这次惊心动魄的南昌之行,让唐伯虎明白,当一个普通人,过一段平凡的生活,比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英雄大业,要美好得多,幸福得多。



05

死归地府也何妨

唐伯虎从南昌虎口脱险,从此沉心静气,断绝俗世功名心,一心扑在研习佛理和书画上。他的画技越来越高超老道,山水、人物、花鸟无有不通。

但他仍然贫穷。

在很多人想象中,晚年的唐伯虎依然风流倜傥,一边和老和尚说禅,一边和妓女调笑,过着自由自在、放浪不羁的生活。

但其实,晚年的唐伯虎,境遇非常凄凉,常常陷入断炊绝粮、三日不食的窘况。

少年时他意气风发,憧憬着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;中年时他叹息自己怀才不遇,想在人生的后半程发力做出点大事;然而到了晚年,一切回归原点,他还是要靠卖画勉强维持生计。

除去他生前那么多不幸遭遇,再除去他后世流传开来的美名,唐伯虎,其实就像我们这些普通人,从怀揣梦想到一无所获,从意气风发到潦草离场。

人生大概就是一场无聊疯癫的游戏,全世界的凡夫俗子、英雄豪杰,都不免沦为这场游戏的最终输家。



1524年的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唐伯虎在重病弥留之际,写下一首绝笔诗:

“生在阳间有散场,死归地府也何妨。

阳间地府俱相似,只当飘流在异乡。”

他死后别无家财,连丧葬费都出不起,多亏朋友慷慨解囊,凑得些钱财,才能草草安葬在横塘。

数十年后,他的苏州同乡冯梦龙,写了篇小说《唐解元一笑姻缘》,把历史上大唐伯虎十几岁,还和他没有交集的秋香,跟唐伯虎瞎凑成了一对,生生造出了“唐伯虎点秋香”的故事,并广为流传。

从此,唐伯虎不再是那个悲剧的唐伯虎。

我们愿意相信他风流不羁,相信他家世豪富,相信他有八位貌美如花的娇妻,相信他为了爱情甘愿卖身为奴。

三千世界,人间最苦,传说中潇洒风流的唐伯虎,替芸芸众生圆了一场数百年不醒的美梦。


国馆:一个有品有内涵的公号。用文化修炼心灵,以智慧对话世界,在这里,重新发现文化的魅力。国馆2018重磅新书《图说二十四节气》正火热销售中。


热门文章推荐

目前100000+人已关注加入我们
95.6%的用户看完本文后,还关注了以下精彩公众号

每日精选的诗歌、美文!

每天伴你一起学习读书。

初中学生的学习助手。

分享高中学习知识点滴。

最为你动擎的汽车新媒体。

阅读
广告